从淘宝、拼多多看区块链主义

区块链资讯网

有人‘。我们先定义两种互联网主义(可参看先前写的长文:《互联网谷歌主义的窘境与区块链主义的兴起》):

谷歌主义(Googlism):是谷歌的核心价值观,即谷歌基于数据中心的大数据、集中式云计算技术、免费产品,无偿获取用户数据价值。谷歌主义企业通过自动化广告投送获利。在这个过程中,谷歌通过网络软件、硬件的开发、机器深度学习和人工智能的不断拓展,开发出了一套近似完整的中心化盈利的谷歌主义互联网哲学,并被大多数互联网公司当做纲领,应用到其产品中。Googlism是一种Captialism(资本主义)。

区块链主义(Blockchainism):在互联网中,区块(Block)代表了个体的独立性,链(chain)不仅代表了体现个体价值的共识机制,还代表了对个体价值开放、共享、协作、流通的需求。基于区块+链, 区块链主义互联网,谋求实现的是多点价值(其中包括链上的网络兼容的智能硬件价值),而不是把价值集约于中心一点的策略、思想、价值观。其中关注用户利益的机制直接关乎了一种分配。这种对互联网个体价值的实现,使得以区块链技术为代表的去中心化的软件、硬件技术,架构了真正具有以人为本的互联网价值观。Blockchainism是一种Socialism(社会主义)。

一、“互联网谷歌主义”的价值核心

谷歌2021年全球收入1.84万亿人民币,广告收入1.51万亿人民币,广告收入占总收入的82%。Meta(Facebook)2021年全球收入0.82万亿人民币,广告收入0.80万亿人民币,广告收入占总收入98%。从利益来源看,我们可以认为,这种谷歌主义互联网公司真正服务的绝对不是普通手机用户、电脑用户,而是广告商!

对谷歌主义互联网公司而言,普通用户在一种叫做手机或电脑的“机器”上“无偿地工作”,来活跃一个根本不属于他们自己的“用户名”。普通用户无偿地贡献出他们的时间价值和隐私数据,构建了谷歌主义互联网公司的核心价值。

时间意味着用户的生命。经济学认为,金钱本质上就是时间不可阻挡的稀缺性。谷歌主义让互联网用户生活在一个没有时间维度的二维空间里,培养我们习惯用二维的平面经验解释自己所经历的一切——颜色的色调、界面、图片、视频、标识等等,没人告诉我们,这些只是为了模糊你在三维空间中的“时间”而产生的投影。我们沉浸在这些由投影组成的二维世界中乐此不疲的同时,却在第三维空间,默认着对我们时间的挥霍无度,对我们价值的挥霍无度。

用马克思主义哲学有关于剥削和剩余价值的论述看谷歌主义互联网时,你会发现,用户所贡献的价值和换回的“东西”并不等价。谷歌主义实际在用不稀缺,可无限复制的内容,完成了对用户稀缺时间的无偿占用,为谷歌主义公司创造巨大的价值。在这个过程中,用户却参与不到价值的分配。

谷歌主义的技术核心是被称为“马尔科夫信息理论”的算法。它是世界上从大数据、云计算到语音识别、机器学习的各种进展的最坚实的理论支撑。这种核心技术理论,决定了谷歌主义互联网只能靠极度追求日活的流量模式为生,并不可逆地导致两种“最终结果”:一是平台提供、制造毒品化内容服务;二是用户上网上瘾。

因此,在谷歌主义互联网,不但用户创造的剩余价值被无偿剥削,而且用户还会进一步深受其害。其中所谓毒品化内容,还包括了内容的算法推荐,这会使用户沉溺于人为制造的幻觉而失去对真实世界的判断。

互联网谷歌主义诞生的20年,仅仅是人类价值曲线穿越象限零点的一瞬间。对你免费,也意味着不对你负责,免费食物里添加的有利于别人的“私货”会越来越多。把时间耗费在谷歌主义世界里的大部分用户,越来越像一只不断被强迫填充垃圾食物的鸭子。然而,人绝非鸭子,我们坚定地认为,人类的价值曲线很快会穿越零点,产生具有价值共识机制的新的网络迭代。

二、“互联网区块链主义”的价值核心

淘宝区块链化了“卖方”,拼多多进一步区块链化了“买方”。

淘宝创造了一种称作支付宝的诚信体系,与京东、亚马逊自己主导交易,自己为自己诚信背书有所不同。通过这种买卖双方的共识机制,可以完成不由淘宝中心化主导的交易,保障了卖方诚信,所以淘宝最先区块链化了卖方。

假如先不谈淘宝的广告盈利模式,仅以淘宝提供零售商交易平台来看,淘宝面对每年近10万亿人民币的交易额,却对每单交易不收取任何交易抽成,似乎是一种“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举动。因此,可以说淘宝的创造的价值观和亚马逊、京东这种自营、自我销售赚钱盈利的零售自营电商完全不同。淘宝自己也在一直对外宣称:淘宝服务的对象是中小企业,淘宝把方便中小企业获得零售利益当作己任。

从淘宝、拼多多看区块链主义

淘宝和拼多多把互联网的区块链主义表现得淋漓尽致

淘宝在零售平台上对“社会主义”的演绎,并不算完,接下来,拼多多进一步实现了买方共享购买意愿,通过团结大多数人,形成统一战线,使更下沉的买方用户获得议价权,使每一个购买参与者获得更多直接利益。根据前面提到的区块链主义的定义,拼多多无疑是对零售电商的买方再次进行了区块链化。

把拼多多的成功简单归结为发现了“五环以外用户”的需求是肤浅的。美国同样有“五环以外用户”,但作为互联网母国的美国,为什么没有率先诞生出拼多多这样的奇葩呢?在美国,追求的是经济的自由,经济的不受约束,即:优胜劣汰的自由,财富中心化的自由,赢者通吃的自由。因此,经过美国建国的200多年时间,大多数美国人也许更认可五家大公司(谷歌、脸书、亚马逊、微软、苹果)所控制的互联网。拼多多的创始人黄峥,在上市前曾发表文章《把资本主义倒过来》,从一个侧面说明了拼多多的中国价值观和美国的不同,有兴趣可以百度他的这篇早期文章。

谈区块链主义,离不开区块链,理解区块链能帮助理解淘宝和拼多多的区块链主义:

首先,谈到区块链,很多人可能最先想到的是加密货币,毫无疑问,加密货币是区块链主义的。但是,加密货币只是区块链相关技术的一种在金融领域的一种应用,区块链和加密货币,两者并不是等同关系。

当中国宣布把区块链技术当作国家发展战略时,迅雷股价一夜暴涨107%。迅雷比“中本聪”提出区块链的概念早5年。迅雷没有分布式记账,没有智能合约,没有加密货币,没有版权的不可篡改,为什么大家会认为迅雷是区块链呢?其实迅雷是区块链主义的,它是区块链技术在互联网大文件下载方面的一个成功应用。同理,从区块链主义看,淘宝的支付宝也可以认为是一种区块链技术。

其次,谈区块链,必须谈到中心化和去中心化。其实,中心化和去中心化不但是相对而言的,而且在更多情况下,两者同时存在于一个事物。

例如,太阳系是中心化的,但对于银河系来讲太阳系只是一个区块。大脑与云计算相比,大脑的运算绝非仅聚集在几个数据中心的耗能节点上,而是分散于整个大脑中并行处理,并通过无数的感觉器官连接在一起,但对于人体的整体而言,大脑又是中心化的。大范围讲,以人工智能代表的集中化处理是中心化技术,以区块链为代表的并行处理是去中心化技术,两者相互对立又相互依存,是共生关系。就像中国传统哲学阴阳理论中的天地、日月、黑白、上下、刚柔等一样,是解决问题的两种相反的策略。追求极致的中心化技术和极致的去中心化技术都会导致成本增加。

同理,我们知道,淘宝与亚马逊自营的“统购统销”的零售方式相比,淘宝是去中心化的平台电商;但是,一个淘宝商家对买方用户来讲,这个淘宝商家是中心化的。同时,淘宝的广告盈利是中心化的,这与淘宝构建的被大家公认的“去中心化的零售平台”同时存在。

三、顺便聊聊国际区块链主义

Block本意是大块,同时有阻塞的意思,Blockchain把原本独立中断的块儿通过共识链,连接在一起。一带一路上的国家和附近的海洋就是原本独立中断的区块,承载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责任共同体共识的“一带一路”就是链。一带一路追求的是多点价值,合作共赢,与美国主导的弱肉强食,优胜劣汰的单级世界有本质的不同。可以说,一带一路秉承了中国团结大多数,求同存异,形成统一战线一贯方针,体现的是一种国际合作的领域的区块链主义。

从淘宝、拼多多看区块链主义

单级世界的美元体系已经成为中国发展的严重障碍,数字人民币势在必行

美国的独立建国,来自不愿意向欧洲君王缴税的初心,来自对经济自由的追求。所谓“天赋人权”,首先追求的是生存和财产的权利,亦如天赋予狮子狩猎羚羊的权利。圣经《新约·马太福音》的一则寓言有句话: “凡有的,还要加倍给他,叫他多余;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这后来成为一个重要的经济学原理:马太效应。马太效应用于描述人类社会强者通吃,两极分化,优胜劣汰的现象。事实上,欧洲人来到北美大陆后,几乎灭绝了北美大陆的原住民印第安人。

而新中国建国,并没有走和当时中国社会最强的势力包括军阀,土豪乡绅,资本家进行强强联合的道路,而走的是人民民主统一战线,团结大多数人民反对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人民民主统一战线,用区块链术语来说就是区块和区块共识机制,即区块链。与美国的“天赋人权”对应的是中国《道德经》中老子说的一段话: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按老子的理论,美国的“天赋人权”仅是“人之道”,而非“天之道”。

今天中国和美国对立、冲突的实际是两种主义、两种价值观的碰撞,已经成为不可避免的事实,对未来人类世界进程产生重要影响。就个人认为,经过美苏争霸带来的中美建交,911事件带来的对美国的消耗,直至目前的俄乌战争,中国一次次化危为安,化危为机,都从另一个层面看到中国的大国国运一次次的彰显。中国的年轻人是众志成城的一群人,作为中国的最小区块的一部分,他们的勤奋、创新意识、改变自身经济的愿望,如果被量化,可能总体上大于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即使正在经历疫情,美国制裁,中国对外经济总体仍是上升态势,相比美国在国际上的影响力一直在下降。在美国国内,一个参议员竞选经费可以高达几亿美金的两党恶斗,导致美国式民主越来越低效。

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和自由女神的理念形成鲜明对比

四、中国互联网将不再有美国老师,中国互联网的未来是形成中国自己的价值观

互联网方面,成立于1998年的谷歌,对中国来讲一直是一种教父级的存在,进而形成了一种互联网信仰。信仰是一种不需要全部知识就能行动的能力,是一种能够让自己、让别人都能感到惊讶的巨大的创新能力。基于“资本”信仰(Capitalism)和“社会”信仰(Socialism)能产生美国和中国这样的上亿人口强国。对于中国广泛形成的互联网“免费意识”“流量意识”,其实是来自几代“中国互联网人”对美国资本赞助的谷歌主义信仰。

可以说,来自美国的资本,成就了中国谷歌主义的免费世界。没有美国华尔街资本,可能就没有现在中国互联网技术在很多方面与美国并驾齐驱的局面,这是极为积极的一面。但基于流量思维,对“免费获取用户时间价值”的认同,也在不断激发非理性的人性,就是俞敏洪在贬损中国互联网企业时所说的“低级趣味”。除非找到能和谷歌主义对标的游戏规则,否则在别人的游戏里很难有胜算。

我们在面临百年未有的大变局,从另一个层面看这里面蕴藏着巨大的机遇和挑战。从互联网历史,乃至人类经济发展历史看,每一次熊市危机过后都会产生更加强劲的牛市发展机遇。中国发展ABCD(AI人工智能,Blockchain区块链,Cloud computering云计算,Big Date大数据)数字经济的开放的政策从未动摇过。

有一个业界共识就是:世界已经进入后谷歌时代。谷歌主义互联网已经疲态尽显。谷歌主义的互联网企业,几万亿的广告收益和用户利益不一致,这将导致用户抵制广告成为一种常态心理。例如可以看到,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在通过软件自动屏蔽Youtube的视频广告。

谷歌主义所谓算法仅仅是通过对用户隐私的偷窥,进一步给用户带来了海量垃圾营销信息而已。中国是世界第一的制造业大国,在我们的产品日趋同质化的情况下,谁距离用户最近谁将获得营销优势。谷歌主义与“营销距离用户没有更近,只有最近”的理念背道而驰。未来流量互联网将不可逆的向价值互联网演变,这将意味着每个普通用户都能为自己的数据明码标价,从而通过价值互联网把企业营销与用户的距离拉到最近,使网络营销高效到极致。

美国对华投资限制政策将频繁出台,未来也将会有大量中国企业从美国退市。在别人的游戏规则里没有胜算的机会,打破流量互联网的边界,坚定不移的把流量互联网推向价值互联网,建立具有中国互联网价值观的区块链主义互联网将是未来中国新的重大机遇和挑战。

原文来源:今日头条 皮卡北北(https://www.toutiao.com/article/7155700212319879715/?wid=1668646102952  )

更多关于区块链相关知识敬请关注区块链资讯网:https://www.990317.com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区块链资讯网,不代表区块链-区块链新闻,区块链资讯,区块链社区,区块链平台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平台处理。